欧美av女友优排行_小日本av_影音先锋av网站_影音先锋手机av资源站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372qc.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绝色肉欲 第十六章 后庭开花花不发

时间:2018-05-15 由于肛门内插入了我的大阳具,撕裂般的痛楚,灵雨忍不住大声惨叫。
  灵雨表情痛苦的大叫:「啊~~求求你!快拔出来……求求你!……唔!」
  灵雨惨叫声中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口,用灵活的舌尖挑逗着她的嫩舌,上下翻腾触动她口内的性感带,也因我插在她肛门内的阳具不再挺动,她渐渐软化在我激情的拥吻中。
  灵雨的嫩舌与我的舌尖开始相互纠缠,她口内涌出了大量的津液灌入我口中,美女的香津如蜜汁甘露,我一滴不剩的吞入腹中。热吻使灵雨快要窒息,她扭头喘气,脸颊紽红,深邃迷人的美眸中闪动着激情的泪光。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温柔的说:「我们的肉体结合的好紧!」
  灵雨羞怒的说:「谁跟你肉体结合了?」
  她愤怒的开口,牵动了肛门内的壁肉蠕动收缩,像一双嫩手将我的阳具紧紧的握住,要不是我有防备,只怕这时就要喷射而出了。
  我深吸一口气,微微的笑着:「我的鸡巴跟你的肛门插在一起,这不叫肉体结合叫什么?」
  灵雨羞怒:「你为什么要讲得那么难听?」
  我死皮赖脸的说:「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抬起下身,灵雨基于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朝胯下看去,只见她粉嫩雪白的胯间,一丛被淫液浸得湿透的浓黑阴毛下是花瓣微开的粉红色肉缝,再下面离肉缝不到一寸处,有一根大肉棒插在她的菊门内。看着菊门一圈圈褐中带红的嫩肉将那根大肉棒咬得那么紧,灵雨脸颊上又出现了红云。
  灵雨不敢再看:「丑死了!哎!」
  我轻轻挺动一下阳具,灵雨又叫痛起来。
  灵雨楚楚可怜的说:「好痛!你能不能不要动?」
  我微笑:「好!我就不动,可是不动我就射不出来,你跟我就这个样插在一起,等到明天早上公司的人来上班,看到我跟你肉套肉的连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
  灵雨大叫:「不要!」
  这时旁边传来金敏的笑声:「你好坏!」
  金敏贴到我身边,弹性十足的34D乳房揉磨着我的右胸,使我插在灵雨肛门内的阳具挺动了一下。
  灵雨轻哼一声:「痛!你别动!」
  金敏伸出柔软的舌头在我口内缠动了一下说:「好哥哥!我相信灵雨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你就别为难她了,我现在好想……」
  金敏抓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胯下,湿淋淋,黏糊糊的。
  「好!我听你的,不为难她,我来插你的美穴,帮你解决!」
  我说着就要抽出插在灵雨菊门内的阳具,不出所料,灵雨被我与金敏的对话,刺激得果然将她那双粉嫩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住了我的腰,匀称的小腿紧压着我的臀部,不让我抽出阳具。
  我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了?你不是一直要我拔出来?为什么又不让我拔呢?」
  灵雨脸颊羞红,不敢看我:「你动我就会痛!」
  金敏晶莹的大眼一闪,媚笑着说:「好哥哥!你就帮她加一点润滑剂嘛!」
  我笑着:「还是你聪明!」
  我说着就趴下身将我的嘴含住了灵雨的乳尖,用舌尖逗弄着乳尖上那粒已经变硬的嫩葡萄。
  灵雨受不住挑逗,美眸中一片迷濛,额头见汗,开始轻哼喘气。这时金敏的手伸入我与灵雨的胯下,指尖在她阴核上揉动着,在灵雨的哼叫声中,我感觉到一股热流由她的包子美穴中流出来,顺着股沟流在我的阳具与她菊门紧密相连处。我立即趁着她湿滑的淫液挺动阳具在她的菊门内抽插。
  灵雨又痛叫起来:「哎呀!唔!」
  灵雨才张口叫,我的唇就堵住了她的嘴,在她唔唔连声中,我开始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菊门肉进出抽插着。这时粗壮的阳具像唧筒般将她涌出来湿滑的淫液挤入她的菊门,菊门内有了淫液的润滑,抽插起来方便了许多,只闻「噗哧」声不绝于耳。
  抽插带动我的耻骨与灵雨贲起的美穴大力的撞击着,我不时扭腰用耻骨在她的阴核肉芽上磨转,刺激得灵雨开始呻吟出声。
  灵雨大声的呻吟:「哦~我好难受……哦~你别再折磨我了……哦啊……」
  在灵雨的呻吟中,她那似乎永不止息的淫液一股一股的涌出,流到菊门口,果然起了助滑作用,我感觉阳具插在一个火热的肉洞里,肉洞内肠壁的强烈蠕动收缩,那种快感,与插阴户美穴的滋味又自不同,似乎更紧凑些。
  灵雨被插得左右甩着头,秀髮飞扬中她大叫着:「不要插了,不要插了,我受不了,我里面好痒……我好难受……哎哦……」
  我贴着她耳边说:「让我的鸡巴插你的阴道,就能帮你止痒!」
  灵雨听到我说的话,立即用手盖住她的包子美穴,大力摇头:「不行!你要是敢插我那里,我就死给你看!」
  没想到她到这时,还口口声声不让我插她的穴,想到她一心要保持着处女之身去给周董那凯子儿子开苞当周家媳妇,我就一肚子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插到肛门了,先好好享受再说,于是开始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的肛门内不停的进出。
  我的大龟头肉冠在进出中不停的刮着灵雨菊门内大肠壁的嫩肉,或许是另类的快感,使得灵雨呻吟大叫。
  我俯身含住灵雨的一粒因充血而硬挺勃起、娇小嫣红的可爱乳头,用舌头轻轻捲住灵雨那娇羞怯怯的柔嫩乳头一阵狂吮,他一只手握住灵雨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灵雨喘息粗重的叫着:「快点……用力……好舒服……我里面好热喔……哦啊~」善体人意的金敏适时来助兴,我感觉到她柔滑充满弹性的38D或E的乳房贴上了我的腰背,她赤裸的身子这时贴在我背上,我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位美女上下夹在中间,肉与肉的厮磨,我全身畅快得要抽搐了。
  金敏将我的头扳向后,用她的柔唇吸住我的嘴,她柔滑的舌头在我口中绞动着,一股股灌入口中的甜美香津助长了我的淫性,粗壮的阳具更快速的在灵雨的菊门中进出。
  灵雨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腿弯,下体大力的向上挺动,迎合着我对她菊门的抽插,一股股的淫液蜜沖由她的美穴中涌出,将我俩的胯下弄得湿滑无比。
  我的耻骨撞击着她贲起的包子穴,阳具像活塞般快速进出着她的菊门,发出,「啪!」「噗哧!」「啪!」「噗哧!」的美妙乐章。
  灵雨大叫着:「啊~好美~雪……」
  灵雨叫着突然伸手将扭头与金敏四唇相吸深吻的我扳回来,张开她柔嫩的唇就咬住了我的嘴,嫩滑的舌尖伸入我口中翻腾绞缠,美女的主动使我更力亢奋,下身挺动的粗壮阳具在她菊门内的进出已近白热化,肉与肉的磨擦使两人的生殖器都热烫无比。
  灵雨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我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我的肌肉里。我那粗壮无比的阳具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狭窄的娇小菊门,我的耸动抽插越来越剧烈,我那浑圆硕大的滚烫龟头越来越深入灵雨那火热深遽的幽暗菊蕾内。
  压在我背上的金敏也大力的挺动着她多毛的阴户顶着我的臀部,使我的阳具与灵雨的菊门插得更加密实。她浓密湿滑的阴毛在我的肛内口不停的磨擦,使我的快感到达颠峰,我再也控不住精关,一股一股乳白浓稠的阳精像烧开的水由壶嘴中喷出,灌入了灵雨肛门的深处。
  我呻吟着:「我出来了……抱紧我……夹紧我……」
  出于生理本能,灵雨的肛门肠壁被我的阳精一烫,酥麻中,耻骨与她的包子美穴撞击揉磨也把她带上了高潮,突然全身颤抖。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缠着我,一股热烫的阴精由她的包子美穴中喷出,烫着我耻骨上的肉暖呼呼的快美无比。
  而我背上的金敏也适时在她凸起阴户与我的臀部磨擦中,再度达到了高潮,一股温热的阴精泉涌而出,流入了我的股沟,烫着我的菊门。
  高潮过后的一男两女像三明治一样瘫在床上喘着气,两条白嫩腻滑的娇躯上下夹着我,人间至乐也不过如此。
  云消雨散后,我从灵雨的菊门内抽出肉棒,楚楚动人的灵雨
  渐渐从慾海高潮中滑落下来,庞斑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灵雨那清丽绝伦、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娇嫩的赤裸玉体。只见灵雨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潮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慾海春情图他低头在轻声在圣洁的灵雨那晶莹柔嫩的耳垂边说道:「灵雨,怎么样?还不错吧!」
  大战后金敏提出三人一起洗澡,被我拒绝,我抱着灵雨进了里间的按摩浴缸,浴缸内热气升腾,烟雾瀰漫,欧我与灵雨平躺在浴盆,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肉棒与女性的花瓣,两股暖流同时在我与灵雨心中升腾。我色迷迷地盯着灵雨,眼前的美女实在是个极品,每一寸肌肤都令人喷火,尤其是那对精緻可爱的香乳,是如此的丰满、细腻、坚挺、富有弹性。乳头是多么的鲜嫩、羞涩,两个巨乳紧紧地挨在一起,犹如两座神圣不可侵犯的玉峰。美女的乳沟很深,很适合打奶炮。
  我挤出一些粉红色的沐浴露倒在掌心,双手将浴液均匀的涂抹在灵雨玉乳上,然后双手不停挤捏她的玉乳我看着聂灵雨双手足足捏了玉乳二分钟,灵雨的阴毛密而乌黑,玉腿健美,丰满,屁股宽而圆极其性感。灵雨仰起脖子享受着热水激冲着乳房和男人抚摩的快感,在热水的冲击和刺激下我隐约感到聂灵雨迷人、硕大的乳房在膨胀、红豆般大的乳头更加坚挺、上翘。
  「聂小姐,如果我们是夫妻该有多好。」
  「你臭美。」她的回答还是冷冰冰的,「我已有男朋友了,今日的事不能说出去。」
  「那我们做炮友吧。」
  「你混蛋,我不是这么随便的女孩。」
  「不随便怎么和我上床肛交。」
  「那是因为……」灵雨脸都红了,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圣洁的她会和他裸体接触,还渴望和他床上激情性交。「这是因为被你强暴的。」
  「那现在我们洗鸳鸯浴我可很温柔,你也很享受没有强迫。」
  「你,你好坏。」灵雨有点生气。
  我将灵雨全身都抹上沐浴液,然后轻揉摩擦起来,一会儿丰富的泡沫就分布全身。我轻轻的帮她搓洗着,又把泡沫涂抹在光洁的腹部和圆滑的臀部,灵雨细心的擦弄成熟完美的胸脯,丰满的雪峰在我手掌的按摩下说不出的舒服,手指抚过她乳尖的红樱桃时,她感到了一阵冲动,不由的一个激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是啊,她风华正茂,。我的双手继续往下,腹部,大腿……一会儿把热水对準她的下体,热水在冲击着灵雨的私处,我感觉她的姿势特别妩媚、带有强烈的性挑逗。一会儿我将沐浴液倒在右手手掌上然后探向她的下体,右手在私处上抹了几下,我剥开她下体肉逢,清洗着自己的桃源圣地,她的阴唇、阴蒂、阴核充分享受着热水沖洗和我手指的快感,很明显她开始有点兴奋,俏脸开始泛红晕,一不小心,手指尖擦过娇嫩的大阴唇,林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我左手抱在她腰部,纤细的腰身前后的摆动。她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一丝红霞映在秀白的脸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走出浴室,金敏已自动收拾完残局后走了,由于已是深夜,事后羞愤的灵雨也未拒绝,坐上了我的车。
  车子开过夜间依然霓虹闪耀的忠孝东路四段,我转头看灵雨,她侧脸美得像维纳斯,却冷得像寒冰。
  车子开入虎林街,在她的住处停下,她一言不发下车,走向她住处的大门,看着她窈窕修长的背影,匀称的美腿,我暗自发誓,一定要插到她的包子美穴。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却转过身又走了回来,我心里想着,千万别再叫我上去,要干改天再干,因为我百战不屈的大阳具真的动不了了。
  我摇下车窗,笑咪咪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事吗?」
  灵雨那张美艳绝伦的脸这时冷若寒冰,深邃的美眸中迷着恨意瞪着我:「你玩也玩到了,我希望从今天起再也不要看到你,如果你再来对我纠缠不清,我就报警!」
  她说完转身就走,叩叩叩的高跟鞋声像一根大棒冰敲着我的头部,当我回过神来,她美好的身影已经隐入大门中。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不再出现在灵雨的眼前,金敏则因为她的新婚老公,我的好同学书獃子袁万里已经出差回来了,要我别暂时别跟她连络。
  要说我会放弃灵雨这个大美女,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一个礼拜未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却不知我在工地办公室内架了一座高倍度望远镜,每天早上看着她由公车上下来,走过我们工地时都忍不住瞄工地一眼,美目盼兮间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怨,哼!对付这种拜金义又心高气傲的女人,就要把她的狗屁自尊踩在脚底下,像工地的打桩机一样压得粉碎。
  转眼又到了週末,一个礼拜不知肉味的大阳具又开始不安份了,以往要开一个处女,从来没有超过一个礼拜。现在已经第十一天了,只玩到灵雨的菊门,今天要是再不将灵雨的处女穴开苞,我就别混了。
  下班时间,我架起了望远镜,对準了灵雨公司的办公大楼大门口,只见到下班后的男女匆匆的走出大门,似乎恨不得甩掉办公室内的一切狗屁倒灶事,痛快的去渡一个假期。
  哈!我看到了金敏走出大楼门口,她今天穿着一身淡鹅黄的套装,高耸的胸脯呼之欲出,足蹬淡黄色高跟鞋,称出她那双修长的美腿特别的柔腻,想到那双美腿像八爪鱼一样缠绕我腰间的快美,我胯下的阳具已经悄然抬头了。
  金敏来到人行道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不时转头瞧我们工地,晶莹剔透的眼神中带着一份无奈的渴求,我拿起手机正想拨给她之时,一辆车子停在她面前,是书獃子老公来接她了,我惋惜的放下了手机,金敏在上车前再度转头望了我们工地一眼,我想她心里恨不得我的大阳具现在能出现在她的胯下。
  奇怪!人都走光了,灵雨怎么还不出现?哦!来了!不对!这个女人的身材相貌只是像灵雨而已,但也太像了点吧!哈!是……是灵珊!居然是灵雨那位在她们家里被我干得人仰马翻的姐姐灵珊,她来灵雨办公室干什么?
  灵珊今天穿着乳白色的百折及膝裙,乳白色圆领上衣,柔媚的大眼转动间像深潭的水波蕩漾,与灵雨般迷人的脸孔似乎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妩媚风韵。
  胸前那对与金敏差不多大小的乳房随着走动上下摇晃着,纤腰上束着一条米色腰带,将她葫芦形的身材称得更曲线玲珑,透明丝袜将她雪白匀称的小腿称得更加修长,米色高跟鞋在人行道上风姿绰约的走着。
  唉!灵珊,其实你的条件并不输妹妹灵雨,可惜的是我对你妹妹灵雨有一份莫名其妙的迷思,否则……唉!
  灵珊来到公车站候车,眉稍眼角有一丝哀愁,突然轻皱一下眉,有人碰了她丰美娇翘的臀部一下,转头看到身旁多了一个戴眼镜长得抱歉非凡的矮子,哈!
  是久违的眼镜男,他可真有眼光,上回差一点把他那根短小的丑玩意儿插入灵雨的美穴,现在竟然打起姐姐灵珊的主意来了。
  公车站上站满了候车的上班族,灵珊身子往旁挪了一下,眼镜男看着别处,那矮小的身子却準确的又靠近了灵珊的身边,右手肘有意无意的磨擦着灵珊的美臀,灵珊避无可避,文静的她又不敢直叱眼镜男,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轻轿车停在公车站灵珊的面前。
  我按下电动车窗,对灵珊微笑:「灵珊!好久不见了,要上哪儿去?我带你去!」
  灵珊没想到我在这个当口出现,动人的大眼闪着惊讶,张口微摇头正想拒绝,眼角瞥到眼镜男,臀部股间还有那根黑短的手肘在那儿厮磨。
  灵珊不知所措:「哦!是你……我……」
  我再度温柔一笑,推开车门:「上车吧!」
  灵珊急欲摆脱眼镜男,无奈的上了我的车。
  后面已经响起到站公车的喇叭声,我立即一踩油门离开了公车站。
  坐在前座的灵珊乳白色的裙摆处露出了圆润的膝头,她用手将及膝裙往前拉,制止了我的贼眼,转头看着我。
  她一脸怀疑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是不是跟蹤我?」
  我淡笑着:「我才没那个闲功夫跟蹤人,像你这种美女站在车站那堆人中,像鹤立鸭群,谁都看得到!」
  灵珊气闷的嘀咕一声,看到我车内的豪华。
  她一脸不信的又看向我:「一个帮花店送花的人,怎么能开这么好的车?」
  我耸耸肩:「你就当我是花店的老闆好了!」
  她又闷哼一声:「你没有一句真话,送我回去!」
  我将车来个大拐弯,开向建国南北高架桥。
  灵珊着急的问:「你要到那里去?」
  我嘻皮笑脸的说:「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到郊外逛逛嘛……灵珊生气了:」你停车,放我下车!「
  我安慰她:「你怕什么?怕我再勾引你上床?」
  她气呼呼:「你再说!上回是我……」是我什么她说不下去了,两条大腿不自在的扭动,鼓起裙摆,我胯下的大阳具要忍不住了。
  我把着方向盘将车加速上了建国南北路高架桥,往外双溪方向开去。灵珊看着车子在高架桥上飞驰,一时紧张,手抓紧了车门上的吊环。
  灵珊紧张的说:「你到底要把我戴到什么也方去?」
  我抓住灵珊柔嫩的手:「别怕别怕,我如果对你有不良企图,为什么不带你上宾馆,往郊外去干什么?」
  她白皙的脸上抹了一层胭脂似的,低低的说:「到郊外一样可以不干好事儿!」
  哈!这个小女人的话倒提醒了我,到郊外一样可以不干好事儿!
  我脑海里飞快打着主意,脚在油门上用力一踩,车子加速往郊外驰去。